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务专题 > 磐安县政协 > 文溪课堂

文史天地 | 榉溪孔氏家庙

发布时间: 2022-07-27 15:05 来源: 磐安县人民政府 浏览次数: 字号【

婺州南孔—榉溪孔氏家庙



孔子作为中国古代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儒家学派创始人,其思想对中国以及世界都有深远的影响,被列为“世界十代文化名人”之首。纪念孔子的活动在历朝历代都被视为一件要事,人们往往都会选择将其放在由政府出资建立的孔庙中举行


我国各地的孔庙的数量众多,由于性质上的差异,历史上对孔庙的称谓也各有不同,比如文庙、至圣庙、夫子庙、文宣王庙等。根据性质与类别,孔庙又分为孔氏家庙、国庙和学庙三类。日常中我们熟悉的家庙如曲阜孔氏家庙、衢州孔氏家庙以及婺州榉溪孔氏家庙;国庙如北京孔庙、山东曲阜孔庙。除家庙和国庙的其他所有孔庙,都叫学庙,也被称为文庙,主要是指设在各府、州、县各级学宫以及较大书院之中的孔庙,如南京夫子庙、杭州文庙、岳麓书院孔庙等。这类孔庙数量最多,据曲阜《阙里孔府档案》统计数据显示,到清朝末年,全国孔庙的数量达1560多处。而现存保护完好,或一直有迹可寻的有近200处;同时除中国以外,在朝鲜、日本、美国、新加坡、越南等国家也分布着近300处的孔庙。各地纷纷建立孔庙,这个情况足见孔子思想的影响力之大以及人们的尊孔热情之高,其文化意义自然不必多说。


对于孔氏家庙,它在世人面前比起孔庙要含蓄的多,历史上所熟知被世人称道的孔氏家庙只有北孔曲阜和南孔衢州,北孔曲阜和南孔衢州自然被认为是孔子的嫡长正宗所在。而金华磐安榉溪孔氏家庙却鲜有人知,那么榉溪孔氏家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首先,榉溪孔氏家庙坐落于“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小山城,名曰磐安。此地高峰林立,远离喧嚣,秀美的山川令人驻足,流连忘返。但过去因交通闭塞,人烟稀少,使得位于磐安县盘峰乡榉溪村的孔氏家庙一直不被人们所熟知。直到2006年5月,榉溪孔氏家庙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才日益引起人们的关注。此后,除孔氏家庙以外,榉溪村内古街、古树、古道、古墓、祠堂以及古院落也保存得十分完整,榉溪村也因此入选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和中国传统景观村落。由此可见榉溪孔氏家庙对于中国儒家文化发展和南宋变迁有着特殊的人文、科学研究价值。



前 世


南宋初年,建炎四年(1129年)金兵南下,孔子四十八代孙衍圣公孔端友带领孔氏族人扈跸南渡,衍圣公端友公寓居衢州,而榉溪孔氏始迁祖为孔子四十八代大理寺评事孔端躬,侍奉父亲孔若钧,随驾至台州之章安镇,原本打算到衢州与孔端友相会,不幸的是经过婺州桂川(今磐安榉溪村)时,孔若钧不胜长途跋涉,劳疾复发,只得短暂停留休整,期间,孔若钧作了三首诗:


《感怀》


国否时危计致身,岂知今托栗山滨,

庙林惆怅三千里,骨肉飘零八九人。

顾影空高鸿鹄志,违时惊见柳梅春,

皇天悯我斯文裔,净洗中原丑虏尘。


《有怀衢城兄弟》


篱落风尘后,年华鬓雪盈。

葵心切忠孝,花萼半枯荣。

胡骑黄河届,皇天白日升。

柯山消息近,万里岱岑青。


《月夜衢城会集》


天月初圆夜,人心复合时。

浮生无定迹,不必叹支离。


在诗文的字里行间,孔若钧表达了对时局动乱、山河破碎、飘零异域的感叹,抒发了对故土家乡的无限思念,又倾诉了壮志难酬的苦闷。对收复中原,天下安定充满了期盼之情。然而,一腔报国之志和对天下太平的忧愁等复杂情感交织在一起,导致孔若钧积虑成疾,最终不幸病逝他乡,卒年七十五岁。其子孔端躬将父亲葬于榉川北岸金钟山之后坞,后有感作诗一首以悼念其父:


《金钟山后坞先茔初有感》


流寓他乡旧滤忘,重逢道眼示青囊。

山迴天马金鞍应,水绕虹桥玉带长

自信尼防通地脉,还期申甫起家祥。

儒林世泽垂悠久,不啻牛眠跃马岗。


(宋·孔若钧墓)


孔端躬悲痛之中下定决心要传承家学,光大儒学。之后端躬为父守孝三年,见榉溪山高水长,土地肥沃,决意辞官,归隐山林,结庐开荒,开办学堂,讲经说教。直到宋宝祐(1254年)朝廷追念端躬功德,按衢州家庙例,诏赐婺州榉溪孔氏家庙,在孔子五十代孙孔挺的主持下创建于于榉溪南岸杏坛园前,这就是婺州南孔榉溪孔氏家庙的由来。


(初建的榉溪孔氏家庙遗址,并不是现存孔氏家庙的位置,而是在榉溪中部)


据《婺州孔氏宗谱·历朝诏赐行文》记载:


“元至顺二年(1131)七月,五十五代孙丹阳书院山长孔克英因圣庙崩塌往西安(衢州)会修理恩典复北上阙里谒庙,词投衍圣公府,移牒婺州路关会修理圣庙等因,复告申总管府行下永康县照勘。圣庙崩塌擬合修理等因,本县遵奉给价,着令里族修理完备回覆”。


“皇明洪武二十五年,五十七代监察御史言缘奏请修理家庙,照衢州恩例会同修理,务宜朴固宏伟无滞等因”。


“宏治十一年,六十代孙承杞,承梣因圣庙岁久渐敞,情告院司具疏奏行户礼二部勘答行浙江布政使司金衢道左残政曹、按察司提学道佥事李,会议案验行委永康县知县张动支官府无碍钱粮,拈工修理完成复委。儒学嫁女冯昆、训导张槐、苏鉴,亲诣地所告祭,毕工申覆院司答付存照”。


《婺州孔氏家谱·行传》:“乾隆戊辰年, 聖駕幸魯偕侄傳麟論曲阜谒祖墓,入廟觀禮返遂興建祠之,思逾年寝成孔安群昭群權各得其所公之力也。”“弗風亦見義必為開桂川古有聖廟,被明兵燹湮没百餘年,公心伤之,於乾隆戊子年慨然董建重光,庙貌妥侑先靈,”


今 生


关于现存榉溪孔氏家庙建筑格局与特色,洪铁城先生的《沉浮榉溪》、楼庆西先生的《磐安有座孔氏家庙》等著对其作了介绍,称其“型制极为规正”“气势恢宏”“等级分明”。榉溪孔氏家庙不同于传统建筑朝向,而是一反常态的坐南朝北,借以表达孔氏子孙的家国情怀,整座孔氏家庙占地面积880平方,由门楼、戏台、前厅、穿堂、后堂、大小天井组成,屋柱多大84根,八字门,门楼高大壮观,令人肃然起敬。虽然历经岁月侵蚀,门楼上的匾额“孔氏家庙”四个大字仍然依稀可辨。正厅明樑上雕刻的双龙戏珠彰显着家庙特殊的地位。大厅,至今保存留着宋、元、明、清不同时期样式的柱础,诉说着家庙的风雨沧桑。



作者 | 孔国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