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网站 >> 磐安县教育局 >> 教师园地 >>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来源: 县教育局 作者: 傅法亮 发布时间: 2020-10-22 [打印]

作者:磐安县双溪乡中心小学傅法亮

 

如今伊生活在哪里,长得又如何,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了,甚至连伊的名字都被我所忘却了。只是今天早上懒躺在床上,脑海中突然就闪现出伊在中学求学时的留在我脑海中的画面,于是我就想把与伊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写写。如果伊偶然看到了,是否也会偶然想起我这个偶尔的所谓是伊的老师呢。

伊是我从事教师这行业来的第一任的学生,离开伊快要三十多年的过去式了。记得那时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我那年高中毕业了,考大学差了点点分,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在外求学,家里的经济不允许我去复习,无奈的我只好去找了一个简陋的民办学校代课老师的工作,这工作还是当时的学校校长看在我是毕业于这学校给予我的,虽然工资不高,但对于单身的我来说,过日子还是可以的。我本身的想法也不是为了生活而生活,而是想自己有一个学校学习的环境,自己还想靠着自己的努力再考一次大学而已。

当我第一堂课踏着钟声走入伊学习的教室时,伊所在的教室实在是简陋。这是这附近村庄的祠堂改造而成,祠堂的圆式大柱子立在四周,柱子之间简陋的砖块连接了起来,刚刚粉刷的白石灰明显还有湿的痕迹,所谓教室的中间摆放着高低不同的桌子,坐着伊等十几个学生,女生多男生少,穿着不一。伊和他人也是经历了升学考试而没有进入乡镇公立学校的学生,那时国家还没有推行义务教育,一张试卷定终身,伊和他人游离在试卷的下面的学生,我看着这对世界还充满着幻想的相当于现在的六年级一样的你们,我的心在滴血,开始时不知说什么好。

“大家好,我是某某,这学期我任教你们的某学科,希望你们用功学习,因为在下一学期还要面临着会考的任务。”开学第一堂课开口第一句话,我就给我的所谓的学生扔了炸弹,我说话的目的,无非让我所教的学科让他们重视起来。那时还不知有什么心理学和教育学,只知道要学生努力点,拼命去学罢了。接下来,我进行了所谓的情感碰撞,“在离我们几里地的某某学校有你们的什么人,在小学五年的时间里,你和他们一起生活,一起学习,一起上学和放学,现在,他或她进入了公立的学校学习,他们有崭新的教学楼,有整齐的课桌,还有阔大的操场。不知在升学考中失败的你有什么想法吗?”我望着他们,尽量地让我面前的学生去思考,去激发他们内心当中和那些坐在公立学校求学的和他们同龄的人的斗志。渐渐地,有人低下了头,有人避开了我的眼睛,伊却流下了眼泪,还有抽泣的声音,弄得我有点尴尬。课后,我找伊来谈话,才知道伊有一个好友去了某某学校,而伊与她相差了2分不能进入那学校,只能在这简陋的民办学校里学习,伊还向我透露了你的心声,要在下一学期的会考中比过你的好友,要和你的好友再在同一试场中再竞争一次,看看谁再厉害。伊在上课时的学习的欲望,到现在还闪现在我的眼前,伊的眼神还闪现在我的眼前,伊真的在学习中很努力。后来听说伊在会考中比某某学校的所有的学生分数都高,连某某学校的老师都在打听伊是哪位老师教的,因为我在会考前的一个月我就离开了这学校,不再教伊了,去追求我自己心中的理想,后来听我当时的同事老师说的,在我离开学校后,伊伤心了好几天,我知道对于当时的我来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只能对不起伊了。

伊是否还记得,那时的你有时星期六星期天也没有回家,说可以在学校再学习学习,其实我也知道,伊是一个懂事的女孩,伊的家里条件也不是很好,少回一次家,也能省下来回的车费。那几天伊就带着伊那数学书到我那租在村庄里的房子里来做做题目,虽然我不教伊的数学学科,但我也会耐心给你解决问题,现在想想,我那时怎么有这样的好耐心。做完作业的伊,见我的杂乱的衣服堆在地上,伊就和另一个女生帮忙洗了,冬天的时候,我这个大男孩看着红彤彤的伊的小手,心里有那么点点的心痛。

轻轻地,我走了,不声不响地从伊的身边走了,伊是我身边的过客,我也是伊身边的过客,偶尔的想起了伊,伊是否会偶尔的想起了我。

如今的伊在哪儿呢,日子过得还好吗。

 



关键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