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部门网站 >> 磐安县教育局 >> 学生园地 >> 中学作文

中学作文

留只耳朵听那声叮咛——尚湖初中九年级习作一组

来源: 地区管理员 作者: 俞凯励 等 发布时间: 2017-11-14 [打印]

留只耳朵听那声叮咛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3班俞凯励  

指导老师:张佩亚  

   

我眼前这条羊肠小路,上面铺着布满青苔的石砖,屋檐下,一位佝偻着腰的老人依靠在门上,目送着小女孩渐渐远去,轻轻说着:“路上小心……”  

小时候,我跟奶奶一起生活。  

记得一天清晨,周围一片雾蒙蒙的,很冷,人呼出的气都化作一阵阵白烟,融入到这白茫茫的天地。我背起书包,打算冲进这雾里,突然一只大手抓住我,我回头有一看,是奶奶拉着我,说道:“在学校里要听老师话啊,上课认真听……”“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耐烦地答道,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奶奶看着我逐渐消失在雾里,嘴上一直说着:“路上小心啊!”  

假期里,奶奶带着我去田野玩。一望无际的麦田里的小麦都熟透了,泛着金黄的波浪,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清香。我走在田垄上,田垄旁有着一簇簇的杂草,碧绿碧绿的。草尖上的露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美丽。我跑着,迎面扑来的有清晨的泥土味儿。奶奶见我跑那么快,说着:“慢点,不要摔了……”可我依旧没有放慢速度。很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话很快便灵验了。我不知怎么就一个趔趄,给了泥土一个见面礼。果然,奶奶的话不听不行。  

后来,我搬了家,离奶奶家远了,见到奶奶的机会少之又少。我再次来到了曾经的家。  

我走在那条熟悉的路上,望着,那布满青苔的石砖,那个锈迹斑斑的门,那个熟悉的家。我看到了奶奶,她正躺着椅子安详地睡着。我看着她,那脸上添了几道岁月的痕迹,那头发上又添了几根白丝……我静静地站在那,奶奶突然醒了,见我在这,连忙起身,笑笑说:“呀!你这么在这,来来来,快坐,都长这么大了呢!”我强忍着泪水,笑笑。  

离别时,奶奶还是站在那屋檐下,目送着我走上铺满青苔的羊肠小路上,不住地说:“路上小心……”这句话不知怎的,此刻就如此顺耳,一股暖流包围着我,一直流进我心里……让我们留只耳朵听听那声爱的叮咛吧!  

   

[NextPage]  

奶奶的铁皮盒子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3班黄园园  

指导老师:张佩亚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好的坏的都是风景。  

——题记  

   

记忆里总有这么一副画面:在奶奶卧室,柜子顶上摆有个蓝色的铁皮盒子。每次探望奶奶,她都会踮起脚,小心翼翼拿下盒子。这盒子就像是个魔法盒,总能变出我爱吃的东西,饼干、糖果、蜜饯……于是,小时候的我最爱去奶奶家,最爱那个铁皮盒子。  

奶奶老了,母亲打算把她接到我们家里来住。奶奶很爱干净,总是随手带着梳子,一有空就拿出来梳梳头,怕我们嫌弃她。当然,伴随着她的还有一个被奶奶视如珍宝的铁皮盒子。  

铁皮盒子外面已经生了一层铁锈,蓝色的表皮颜色逐渐褪去,但里面还是一样的新,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它被奶奶打理的很好。盒子里依旧是让我朝思暮想的各种我所喜爱的东西。  

“奶奶!”我飞奔过去。“这次你的铁皮盒子里又是什么啊?”说完便看了一眼那随身携带的包中。“可少不了你的!”说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子。“不过,你要先给奶奶捶捶背,奶奶再给你看。”我点点头,满怀好奇的给奶奶捶背,不知捶了多久奶奶起身去拿她的包,从里面拿出来的便是那个盒子了。我欣喜的跑过去看瞧,那盒子里装着蜜枣,奶糖。虽然是很平常的东西,却总让人怀念,给人温暖。“慢点吃,没人和你抢。”奶奶把我抱在腿上,笑着摸摸我的头。  

我不禁抬头望着她:这个疼爱我的人好像一瞬间苍老了这么多,她的眼睛变得浑浊不清;脸上刻着深浅的皱纹;银丝已经在头发中冒出,是这样得让人触目惊心。虽然奶奶的脸上、发丝染上了岁月的痕迹,让人猝不及防,不变的是那铁皮盒子依旧藏着我爱吃的东西,我的最爱,奶奶的珍宝,也成了我永恒的记忆。  

   

[NextPage]  

遗憾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3班杨雪  

指导老师:张佩亚  

   

这阵风来得毫无征兆。  

它还在空中翩翩起舞,当它碰到阻碍正要原路返回时,风就已经袭向了它。  

不知是不是因为它本身偏重,还是风无意为之,它并没有脱离原先的轨道。而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似乎它原先的轨道本就是歪的。  

这球就这样越过了那道高高厚厚的墙壁,已经飞出校园了。  

学样的右边是一片居民区。  

听大人们讲过,这儿基本是一些年过半百的人家。  

本以为都是一些木房子,土砖的,原来早有一幢幢高楼林立。  

也许是出了学校的缘故,学校的地基比正常地面高出了五六米。拔地而起的屏障用石块一层层堆积,好像攀越而上的阶梯,拉近学校与大地的距离。几间构造极其简单的棚子依附着石壁,那横出的一两根修长的木材说明了它的价值。我想应该是那群老人的杰作吧,真是一群充满智慧的劳动人民!  

我看到羽毛球了,它正静静地卧躺在草丛中,石块间仅有的空隙成了草儿的栖息地,而这些草,此刻成了它的安身之所。它并不算轻,起码对小草来说,但它的羽毛粘住了草,或许只需要一阵风,它就会乖乖地投降。然而,此刻,风并不配合。。  

起先,我们企图用地上的小石块将球击落,但总是投不准。  

也许是石块与石块之间的碰撞声引起了她的注意,也许是她自始至终都在观察这一切,等我回过头,那位老妇已向我们走来。提议我们用木棍。我们两人相互扶持,将木头慢慢移向石壁,移向羽毛球,一步,二步……当木头触碰到球时,我的朋友却突然松开了手,全部的重量压在我手上,打向羽毛球的力度和方向也偏差了许多。毫无疑问,我们失败了!  

我们放弃了,带着遗憾准备返回校园。  

然而事情总是那么出乎人的意料,一如那阵突如其来的风。在我们的周围已经围了一大群老人了,正在热心地指点着我们。这时,一位看起来身体硬朗的老人家竟然直接攀上了石壁。“哦,不用了,不用了。”我和朋友连忙阻止,说这球我们不要了。他们都听到了,但并没有谁劝老人下来,好像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我们既感激又惊心地站在下面看着,也只能看着。我不禁惊叹于他的矫健与灵活。只见他的双手牢牢抓住突起的石头,两只脚稳步地向上攀登,终于到达目的地附近,老人一时找不到球,站在地面上的老人就引导他,向左边一点,再低一点,对,就那儿!递上木棍,老人轻轻一拔,球就掉到了我的面前。  

他们个个溢满着笑容,为那个仗义相助的老人点赞,还是那么老当益壮;而那个老人下了石壁,拍了拍手,拍去手中的泥土,一副自得的样子。我们不住地对他们说着谢谢。我听不懂他们讲的方言,他们也不太听得懂我们的普通话,但是,我知道我们听得懂真心,听得懂那发自内心的微笑。  

我望了望手中的羽毛球,木棍强大的冲击力导致它的羽毛已不如原先光滑,七零八落的羽毛,此刻在我眼里成了美的象征。我并不遗憾。  

我想,我最遗憾的是没有早些知道这儿有这样一群充满智慧、热心的人,这样一群如此美丽的人。  

   

[NextPage]  

那一刻,我流泪了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1班王灵凤  

指导老师:张佩亚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像影子跟着光梦游,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街角那家卖音碟的店还未关门。  

“午夜的风可真够凉的。”我不由得打着哆嗦,看着街角那家灯火通明的店,仿佛身处未知黑暗中,远方闪烁的微弱光亮,油然而生了一丝渴望,我向那光走去。  

“吱——”店门被拉开,只见一个年过花甲的老爷爷,佝搂着身子,脸上一副饱经风霜的模样。看样子是要准备关门了。他正转身时,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我,他停下脚步细细打量我,随后用年迈但仍有力的声音对我说:“小姑娘,我看你也不想那“野娃娃”,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啊?”  

“我……”欲言又止,他似乎一眼便看穿了我。拍拍我的肩,和蔼的说:“算了,你还是先进来吧。外头凉。”  

我进了店,环顾四周,一排排架子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音碟,架子旁的那音响歌声依旧,不知为何,这摆设是我感觉格外温暖。这时,老爷爷给我端来一杯白开水。我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接过了这杯水。  

“你跟我的小孙女挺像的,她都十几岁了,还总爱闹脾气,耍小性子,现在你能跟我说说为什么不回家的原因吗?”他在我的对面坐下,微笑的看着我。  

我紧紧的握住杯子,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我妈……总爱约束我,我俩一说上话……就会起争执……”说到这我鼻子有点酸酸的,我停顿了一会儿,又把杯子我的更紧了。  

接着,我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都详细地讲了一遍,我看着杯里的白开水,委屈的泪水在眼眶打转,说:“谢谢您的白开水,要是我妈能像您这样一半就好了”  

“小姑娘呐,我只不过是随手给了杯水,就让你感动的想哭,而生你养你的母亲辛苦把你拉扯大,无条件地对你好,你可曾对她说过一句谢谢。”  

我愣住了。  

“快回家吧!别让你母亲担心了。”  

我缓过神来,心里开始莫名的刺痛,望着窗外漆黑的夜,一个声音催促着我快回家。我来不及跟老爷爷打招呼,便往家的方向跑去。昏暗的街灯渲染了夜的寂静,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许多画面:  

刚学会走路的那会儿,我就爱光着脚丫满街乱跑,母亲总紧跟在我身后。“慢点跑,别磕着,摔着了,小心车……”  

上小学那会儿,母亲总喋喋不休的对我各种嘱咐,好几次都在窗口偷偷的看着我,被我撞见了是碰巧路过学校,顺便来看看我过得好不好。  

上初中那会儿,母亲总一有空就来看我,接送我,弄得我经常遭人嘲笑,渐渐的我开始嫌弃母亲,不再跟她说过多的话语。再后来我就感觉与母亲之间有了一堵厚厚的墙。一次,我对母亲说:“都说了让你别来接我,你怎么还来?!”母亲看着我弱弱的说:“我就是来看看你嘛,给你带点水果,挺新鲜的……”从这件事以后,母亲就不来学校了,但我的心情莫名失落,总感觉少了些什么。直到一次,我走路回家在学校拐角处的一个路口,遇见了母亲,知道她总在这里蹲点,怕遇见她,常常绕道走。  

回忆像影片播放,刻下一寸寸旧时光。儿时的嬉笑声已荡然无存,如今更多的是争执声,越想我越难过。  

半个小时后,我站在离家不远处的地方,望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房子,我心头一颤,自从父亲出远差以来,母亲就渐渐养成了一个习惯,一到晚上就会提前锁好门窗,然后把客厅的灯全打开,怕安静和孤单,总喜欢开着电视睡。  

我推开虚掩着的的大门,看见依靠在沙发上熟睡着的母亲,我静静地走过去,才发现母亲原来是如此的娇小瘦弱,岁月已侵蚀了她的容颜,青丝幻成了几丝白发,脸上也多了几处细纹,时光怎么把她摧残的如此狼狈,在我记忆深处的母亲不是这样啊!不是这样的。我悔恨的泪水慢慢变成了感动。我握住母亲的手,脸上湿透了。  

那一刻,我流泪了。  

   

[NextPage]  

阅读父亲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4班陈欣妮  

指导老师:雷杰  

   

阅读父亲已经有十几个春秋了,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写满了酸甜苦辣。父亲如同希腊文学中长长的史诗,我在书中读到了许多。那一次,我在书中读到孝顺,一个人类永恒的话题。  

那个黄昏,父亲将爷爷从老家接了回来说是要将老房子整修一番。  

爷爷做过长工,卖过苦力,辛辛苦苦地硬是用一块黑馍将父亲养大。父亲说起这些,他那威严的脸上就会出现一片温柔,冷峻的眼神竟闪着点点泪光。  

晚饭时,一向严肃的父亲面相随和起来--不仅慢条斯理地说话,轻声细语地谈笑,而时不时给爷爷斟酒,还给爷爷夹菜,还要把一根个鱼刺小心翼翼地夹出来,又叮嘱母亲下顿饭要多烧些烂熟易嚼。“爸,一定要多吃点。”父亲殷勤地劝着爷爷。这时,我分明见着爷爷的眼圈微微泛红,眼中闪着泪光。  

晚饭后,父亲说爷爷难得来一次,让我放下作业,和他一起陪爷爷聊会天。我坐在爷爷身边,父亲为爷爷泡茶。听爷爷说起那些陈年往事,父亲静静地听着,时而沉思,时而兴奋,脸上荡漾着层层幸福。  

睡前,父亲亲自打来一盆水,为爷爷洗完脸后,把水倒了,又接了洗脚水。只见父亲将衣袖卷到胳膊上,半蹲着给爷爷洗脚,但衣袖依然湿了。胸前的衣服也湿了一大半。但父亲依然若无其事地为爷爷洗脚。  

洗完脚后,父亲为爷爷穿好鞋,搀着他进房间休息,同时还叮嘱母亲:晚上不要开空调,把房间里的毯子换厚一点的被子。  

那个夜晚,我无法入眠,那一晚的父子情,那一晚父亲教会我的东西,是开启我人生大门的钥匙。  

在父亲这本书中,我深深理解了孝的含义,它就像那浩瀚的海洋,宽大深沉而又朴实无华。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会潜心研读孝的意义,用来开启我的人生之路。  

   

   

[NextPage]  

青石板街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4班俞钰柔  

指导老师:雷杰  

   

一滴雨水落在我的鼻尖。  

我抬起头来,见天是青色的,两旁的屋檐被映的格外黑。闭上眼睛,就能闻到漂浮在空气中雨的味道。  

不觉间,我竟又移步到了这条老街。在我的印象(映象)里,总应该有位江南美人来衬托这条老街——长发如瀑,身着青绿色的旗袍(罗裙),打一油纸扇,如泼墨画中的仙子,一颦一笑动人心弦。但在这青石板街上,未见在画中仙,却闻人家细语声。  

两旁皆是瓦房,苔绿色的石板街,坐落在这白墙黑瓦前。静时,你能听得自己一步一脚踩在这青苔上的声音,闲时,定是哪家孩童在平坦的石板上弹玻璃球的声响,但不论是贪玩的孩童,亦或是在门口纳凉的老人,都能与这饱含纯朴味道的石板街自成一景。  

冬天的板街,最具韵味。有人说,西安一下雪,就成了长安。其实这条石板街也是如此。两旁的屋檐上积满雪时,走来这里,像是来到了古时某个京城里,静谧而祥和的小道里。或许这小道的尽头,两名白发苍颜的老者在饮酒对弈?  

时间的荏苒,改变了这石板街原来的面貌,却带不走它原有的味道。当踏上这石板街的第一步,便似看见了它初建成的模样;当踏上这石板街的第二步,却又看见他鼎盛时人来人往的情形;第三步,便是现在的模样。苔绿的青石板,斑驳了流水般的岁月。多年后再途经此地,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吧。  

又是一滴雨点落在我脸上。转身回望,灯影如花,我已在此逗留了如此之久。我望向路的尽头,望不尽的,不知是这小路还是这岁月悠悠。  

   

[NextPage]  

被爱的感觉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5班陈景雪  

指导老师:蒋万宇  

   

像春风化雪,花开满枝,带着一份春意,去寻找所谓的爱。  

我不是别人眼中的乖乖女,青春期的如约而至让我的叛逆期无限延长了。初一下半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因为作业多压力很大,天天心情就很烦躁,会常常与父母因为一些小事而吵架。  

有一次,那个时候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有属于自己的手机,这让我常常感到不公平,大多数同学都没有我优秀,凭什么他们就可以轻而易举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我将这份嫉妒深深地埋在心底。有一天,我终于拿出勇气去和父母提了这个事情,爸妈却狠狠地将我这份念头扼杀在摇篮里。我的那份迫切让我和父母说了连我自己都不能原谅的话,我们吵得不可开交,爸爸也说了一句我不敢相信的话:“你有本事就别再回这个家。”我哭了,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没带走任何东西。  

夜渐渐深了,冬天的晚上总是早早到来,我无处可去,走的脚都肿了实在不能动了,我才坐下。我想起之前的一幕幕,留下了惭愧的泪水。我怕,我怕失去曾经最爱我的爸爸妈妈;我怕,我怕我失去这个温暖如阳的家。我害怕的一个人蜷缩在角落,不敢去想象。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似乎有几个人拿着手电筒在照来照去,嘴里再喊些什么。慢慢的...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找到啦!找到啦!,在这儿!”我看见妈妈哭着跑了过来,后面紧跟着爸爸。“你去哪啦,可把我们担心坏了,我们回家。”妈妈用温柔的语气和我讲着。我把头埋进妈妈胸口哭了,我第一次放声大哭,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爸爸把我背回了家,我靠在他的背上,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情交织在一起,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眼眶里打转。回到家后,我看见桌上摆放着没有动过筷却已经凉了的菜,我的心更是揪成了一团。  

我的父母其实很平凡,他们守着我的童稚,呵护着我成长。这日益凉薄的尘世,依旧能长存着几分坚韧的温情,被爱的感觉,真好。  

   

[NextPage]  

错过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5班俞亚宁  

指导老师:蒋万宇  

   

没有错过的成长不是成长,成长总会有一些误会和错过,只有你经历过才会懂得,当你拥有时的美好。  

在我未出生时,外公就不在了,外婆思念成疾,身体渐渐羸弱起来。母亲远嫁,因此,在我三岁时才第一次见到外婆。我才三岁,哪会记得什么细枝末节,只依稀记得外婆粗粝的手掌和温软的语调。零碎的片段中感受到了外婆对我的爱。  

三岁,蹒跚学步。外婆让舅舅搬来躺椅,放置在小院中,享受着冬日夕阳的余晖和逗弄蚂蚁的我的幼小身影。本想让外婆看看我的蚂蚁,可是转头我就愣住了。余晖散落在她苍老的脸颊和银白的发丝上,全身都被绣上了一层金色的细线,温暖的金光笼罩着她,越发的显得温柔,慈祥。年幼的我觉得美极了,也想要。可怎么抓也抓不住,着急起来,最后干脆放声大哭了。小小的我已经默认,只要我想要,外婆都会给。母亲循声赶来,询问外婆,而她也是一头雾水,不知所以。小院中回荡着一个声音“要!要!”要什么,母亲和外婆自然是不懂,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那日的阳光,还是那日的时光。  

光阴流逝。当我再一次回到熟悉的小院,可那熟悉的人却不在了。本以为迎接我的会是外婆温柔又宽厚的怀抱,不曾料到,等待我的只有冷冰冰的灵牌。  

怎么会这样,明明我离开时还好好的,可现在……对上母亲充满歉意的目光,她缓缓说到:“其实你外婆在你五岁时就离开了,只是……”只是什么,我没有心思继续听下去了,耳边只回荡着母亲说外婆已不在人间的话语。我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玩笑,是一场恶作剧。我希望母亲在下一秒就会告诉我说这都是骗我的,我希望外婆会从拐角处猛地跳出来给我一个大怀抱,就想小时候那样将受惊的我搂在怀里。可是没有,没有母亲笑着说是恶作剧,没有外婆柔软的怀抱,只有母亲泛红了的眼角和积灰的灵牌。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我不仅错过了那日的余晖,也错过了余晖下注视着我的人。  

   

[NextPage]  

错过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5班袁莹萱  

指导老师:蒋万宇  

   

我的“画本”上,有她——一位陌生的朋友,一位我不知姓甚名谁的朋友,一位因为我当初的羞涩内向而错过的朋友……  

一个暑假,我同妹妹与妈妈一起乘火车到爸爸工作的地方去游玩。我那时头一回见着真的火车,并真的进到了里边,对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新奇。一上车我便快速地找到自己的卧铺,很快地爬上,翻来覆去。这时候,你来了,你与我睡在同一个隔间,就一米不到的地方。你注视着我,我无动于衷,不敢和你打招呼,更不敢直视你的眼睛,我当时紧张得就像要窒息!  

“嘿,我们可以一起玩吗?”你微笑着注视着我用温柔的声音问道。  

我的脸瞬间滚烫,惊喜又惊吓,“可……可以……”我小声地答道。  

我和你,就这样说上了第一句话。接下来,我依旧对你有些生怯,没敢仔细地瞧你的模样。有一天下午,你躺在床上休息,我终于近距离地“欣赏”了你,你的睫毛纤长,面容白皙,像一个洋娃娃,实在漂亮。你我在那几天形影不离,你依旧活泼乐观,可我仍旧羞怯。我记得你问过我一个问题,可我没有回答,你说“我们是朋友吗?”我虽然嘴上没说,但我的心里早就实实在在地“住”进了一个你。我们一起吃泡面时,真的好傻好傻,每次一桶普普通通的面我们俩一起都能吃得津津有味……你说我不喜欢说话,是的,但我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敢,可是你仍然在我身边,没抛下我。  

在第四天,我的目的地要到了,在我收拾东西期间,你开始不断地同我说话,我只默不作声地点点头,继续摆弄手中的东西。当我回过头来,发现你的眼睛红了,我不知所措,我想你应该对我感到失望了,觉得我铁石心肠,认为我没把你当朋友吧……  

“算了,既然你没什么话要说,那就这样吧,散了!”你大声说道。  

我一惊,心里有着无数的苦与不舍……就这样,我没有你的名字,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带着遗憾散了!现在,我好后悔,后悔没有挽留你,后悔离别没说再见,后悔与你擦肩而过。  

不过,我该庆幸的是,在那年那车里,你来过,我爱过,即便最后曲终人散,我心依旧永恒!  

   

[NextPage]  

每至黄昏,总会有你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5班倪楚君  

指导老师:蒋万宇  

   

每当西边的天空中,太阳悄悄地跟我玩起了捉迷藏,一点一点地消失在山顶,只剩下一片黄灿灿的光辉照耀着大地时,我便知道,你马上就要来了。  

你一如既往地骑着一辆黄色小三轮车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之中,车上仍然几只蓝色垃圾桶,表面赫然印着五个大字“可堆肥垃圾”。每次看见你的身影,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你我第一次见面时……  

那天也是黄昏,我百般聊赖地坐在门前看着夕阳落山,正当我被落日的余晖给迷住时,一辆黄色三轮车把我召回了现实,只见你利索地从车上跳下来,挨家挨户地搜寻着什么,我正想着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就这么明目张胆呢?你突然就拎起几只蓝色小垃圾桶往车上走去,这时我才注意到你车上早已放了几只垃圾桶。原来,你只是个倒垃圾的啊。不一会儿,你来到我家门前,往垃圾桶里望了一会儿,便板着脸说到:“多大个人啦,垃圾分类都不知道,你不知道要把青菜叶扔进蓝色垃圾桶吗?下次注意啊!”我愣了,我怎么莫名其妙地被一个陌生人给教训啦?再说了,这些青菜叶又不是我扔的。正当我这么想着,只见你把手伸进了垃圾桶里,一片一片地把烂青菜叶给你捡了起来,扔回了蓝色垃圾桶。我的脸刷地一下变得通红,当时我甚至感觉自己已无地自容,一个年过半百的老爷爷怎么心甘情愿地来给你捡垃圾。连他都知道垃圾要分类,你一个中学生却做不好。之后,我越想越来气,不就是垃圾分类嘛,我一定会证明给你看,我可不是好欺负的。  

到了第二天,我便时刻关注着垃圾桶的动态,只要有人拿着垃圾走向垃圾桶,我便会抢先一步喊到:“垃圾要分类,不要扔错了。”而他们总会被我的这一声吼给吓到。果然,我的方法很有效,这一天下来,我的任务总算圆满完成,万事俱备,只欠你来啦。我要一雪前耻。  

终于到了黄昏,我早早地便搬好了椅子,坐在门口,趾高气昂地等着你来。你还是把小黄车停在了门口,往垃圾桶里望了一眼,随后,便露出了会心的微笑,说到:“干得不错啊,小毛孩,再接再厉啊!”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这,冲天的怒气瞬间被压了下来,默默地嘀咕到:“不是昨天才说我多大个人吗,今天怎么又说我是个小毛孩了!”你的耳朵似乎特别好使,猛然转过头来,笑着说:“我叫错了啊,我叫错了。”望着你离去时的背影,我也笑了。  

是你,教会了我垃圾分类,人人有责;是你,教会了我要做好每一份工作;也是你,教会了我要注重细节。谢谢你,骑三轮车的老爷爷!  

   

[NextPage]  

错过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5班王铭扬  

指导老师:蒋万宇  

   

错过你,真的是我的遗憾。  

我们相遇在91号,大家都缴好费用坐到座位上时,我听到后桌说有一个新转学的同学来我们班,我转过头问他们,是男是女啊?“不知道唉。”老师拍了拍手,示意让我们安静下来,说道:“这个学期我们班迎来了一位转学生和我们一起学习。”老师招手让她进来,我们的目光都紧紧盯着门口看,我期待她会是一位小仙女,一条壮实的小腿迈进教室,便打破了我美好的念想。她不漂亮,甚至还有些臃肿,她身上的衣服似乎并不适合她这年龄,显得十分老套。  

老师把她安排到我旁边,我正寻思着如何与她友好相处时,她倒先开口同我说话了,“你好,你真好看,以后请多多关照。”这猝不及防的夸奖令我不知如何是好。我的世界瞬间充满了春天的气息还有少女的羞涩。因为我并不觉得我自己有多好看,所以她的话令我兴奋的同时又令我尴尬。我挤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好吖,彼此关照,同桌。”渐渐地,我觉得我可以跟她相处很好,她的行事风格和为人令我十分舒服,我们俩开始形影不离,什么事都一起做,一起学习,共同进步。  

我们俩都很幸运地被老师看中来共同完成班级里的黑板报,我写她画,彼此都很认真地做着自己的事,猝不及防的意见不和让我们的心情都阴沉下来。“我还不干了,谁爱干谁干去吧!”我怒气冲天地拍了桌子扭头就走了,走得很干脆,丢下了板报,也丢下了她。我要求写字的板块,她偏要用来画画。我说,这么做不好,画多字少,内容不充实。她说字多画少,色彩不丰富。  

我特意把桌子拉得离她远了些,我们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从此分道扬镳。她有她的理,我有理说不出,一肚子苦水。我去找了老师,要求换位子,老师答应了。渐渐地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有几次我想与她重归于好,但都没有机会。学业也越来越重,就更没有机会与她谈这事。后来分不到一个班,有时见到她也不知道该不该打招呼,就只好像陌生人一般形同陌路。我就只能待着对她的愧疚独自忧伤,至今久久不能释怀。  

错过你,我的遗憾之至。  

   

[NextPage]  

错过  

   

作者:磐安县尚湖镇初级中学905班陈舒逸  

指导老师:蒋万宇  

   

如果你因错过了太阳而哭泣,那么你也将错过星星。  

——题记  

   

下雨天。  

我目送着浅绿的公交车渐行渐远,我立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懊恼着。原本只需几十秒的事情就被这样无限拉长……  

现在是下午五点半。街上的人都在匆匆忙忙地奔走,没有表情,没有语言,没有交流地奔走。我也不例外面对这样的糟糕天气,我只想快点乘上回家的车。此时立着一个人——黄包车夫。  

“去车站。”我说着没有正眼瞧他。“回家吗?”他一边笑着问我,一边用篷布将我的两侧遮盖起来,为我挡着斜斜密密的雨丝,却丝毫不在意雨滴在他身上溅起。我似答非答地回答道:“嗯。”搭理完这些,他双手搭在车把手上,一只脚踩着踏板,另一只脚就顺势跨了上来。坐定后,我开始细细地打量起他来:稍显稀疏的头发蓬松着,身穿灰色的外套有几处因被雨沾湿而显得更加深沉。再向下看是松松垮垮的黑色长裤,以及被尘土遮掩而变得朦朦胧胧,暗淡了的蓝色拖鞋。  

他开始发力了。脚趾挤到一团去,脚背像蚯蚓一样弯曲起来。屁股离了座,整个身体前倾,腰背佝偻,像是把他的所有都注在了前方。接着,抬起一只脚掌另一只努力向下压,他的身子跟着车轮向下沉——车轮开始转动了,半圈。把踏板压倒底后,身体稍微向后仰倒一下,憋了一口气在胸膛,准备着下一轮的向前。如此,往复。  

“呵呵,这车和我都一把年纪了,不中用啦。”他停下来,转向我,像是在道歉似的。他一扯嘴角就露出了微微发黄的牙和略显突兀的皱纹。不知为何,他看似爽朗的笑,竟让我感到有些心酸。  

车子颤颤巍巍地向前蹭了一步又一步……  

到车站了,我试图问他:“你为什么总笑?”他听这个问题玩笑似的:“拉了车就有钱了啊。”他又笑了笑,然后转身准备再次出发。  

他谈起生活的沧桑,如此平静,毫无岁月的波澜。笑就是一种生活态度吧。他用最朴实深厚的力量为我们带来了方便,使自己心里开出最纯洁至美的花儿来。他的心中开满了花,所以即使街市间都是步履匆匆没有表情,没有语言,没有交流的人们,他的皱纹里满是笑意。他的皱纹里的笑意让我感动。  

既然错过了月亮,那就好好欣赏星星吧,是他们予以你最明烁的欢愉。  

关键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